pk10注册

拉近时空距离,引发集聚效应 高铁,会给东北经济带来什么
2020-07-09 15:01    东北之窗
 
 

翻开东北地图,以往东北“丁”字型的铁路网如今早已与高铁网重叠,更让人高兴的是,自2012年东北开通第一条高铁线路后,几年时间高铁线路不仅越建越多,高铁网也越织越密。尤其是2016年国务院通过“八横八纵”高铁网规划以来,东北高铁建设更跨上了快车道。

随着高铁延伸的里程越来越长,通过高铁联通的城市越来越多,一些偏远的旅游胜地也经过高铁的连接逐渐形成了经济圈。高铁不仅方便了人们的出行,更为东北振兴注入了新的活力。

拉近时空距离 方便旅客出行

一个地方的发展离不开区域交通运输能力的提高。高铁的产生将有效整合铁路运力资源,使既有铁路的运力得以释放,缓解长期以来客运和货运的紧张矛盾。

乘坐普速列车,从一个城市到另一个城市,需要较长时间。而乘坐高铁动车组,运行时间大大缩短,给人感觉城市与城市之间的空间距离也大大缩短了。在一些地方,一小时生活圈已经形成,乘坐高铁上下班,就像乘坐公交车一样方便,走亲访友、旅游、度假等更是便捷。

过去,从沈阳坐火车去长白山,到白河镇下车,直达的火车每天有三趟,时长最短的也要12小时20分钟。如果按照国家发改委批复中的设计速度350公里/小时看,沈白高铁从沈阳北站出发,428。8公里应该一个多小时就到达长白山了。

不仅东北人方便,京津冀区域的旅客,同样如此。

但并不是所有的高铁都能起到这样直接的便利作用。比如全长仅165公里的喀赤高铁,按照设计速度250公里/小时,跑完全程需要40分钟。

虽然线路不长,但喀赤高铁却将赤峰与京沈高铁紧紧连在一起,从而大大缩短赤峰到北京以及呼和浩特的时间,对于人口较多,特别是少数民族聚居地区的发展具有重要的战略意义。同时,通过京沈高铁连接京沪高铁,构成了内蒙古东西大通道主干线,将有力支撑地区未来发展。

串起上下游产业链

高铁建设是一项复杂的工程,是一个劳动力密集型产业,更涉及到上下游的水泥、钢材、设备等几十个产业。因此,高铁建设既会带动大批人员就业,也会带动相关上下游产业的发展。

仅以钢材为例,辽宁是钢铁大省,拥有鞍钢、本钢、凌钢等大型企业。其中,作为“共和国钢铁工业的长子”的鞍钢就为中国钢轨代言,全国高铁使用的高速钢轨超七成产自鞍钢。京津高铁全线、京沪高铁、西成高铁、武广高铁等骨干高铁线路,均使用鞍钢钢轨。

2018年12月29日,京沈高铁辽宁段正式开通,“鞍钢制造”支撑起这条客运专线:鞍钢71000吨钢轨独家供货辽宁段,50000吨高品质预应力用钢应用到京沈高铁85%的轨道混凝土承载梁上。

京沈高铁全线709公里,设计时速350公里,由北京到沈阳的时间将比普通动力组列车缩短2小时30分钟。该线路山丘较多,途经国内最长的明挖隧洞和东北最长的高铁隧道,沿途四季气温变化较大,对于线路的安全性和稳定性要求极高,尤其是轨道混凝土承载梁是确保整条线路稳定的关键。

作为鞍钢高品质产品,鞍钢钢轨深受市场欢迎。鞍钢股份从中标之初,便从源头上严格把控,从炼钢、轧制、检验、检查到发货,对每个环节都进行了极为严苛的审核,确保出厂的钢轨根根都是精品。“预应力用钢是鞍钢股份六大系列产品之一,其超高的强度和耐腐蚀性受到用户好评,产品广泛应用于公路铁路桥梁、轨枕、核电站压力容器等结构工程。鞍钢股份线材厂在生产期间,从钢坯原料检查、中间轧制参数控制到成品生产检验全流程,进行了严格监管,使产品的性能达到最佳状态。”鞍钢集团有限公司总经理、党委副书记戴志浩说,自诞生之日起,鞍钢始终牢记长子担当,矢志报国奉献,肩负“制造更优材料,创造更美生活”使命,实现了从废到兴、从小到大、从弱到强的历史性跨越,为国家经济建设和社会发展作出了突出贡献,成为大国重器的钢铁脊梁。

东北高铁建设步入快车道,直接带动了鞍钢的经济发展。

引发集聚效应 推动同城化发展

作为城市的基础设施,交通运输业的社会效益远大于其自身的经济效益。国内外高速铁路运营的实际情况表明,高速铁路建成运营后,会对沿线地区的产业发展和城镇化进程带来深刻影响。尽管我国高速铁路的运营时间还比较短,但高铁效应已明显显现,对沿线产业带和城市现代服务业的培育,以及沿线地区人口流动速度提升和人口聚集,均具有重要促进作用。在我国高速铁路规模快速扩张的新时期,高铁的空间效应将进一步显现。

“高铁将促进产业转型升级,不仅会改善传统产业发展环境,提升市场竞争能力,加快转型升级步伐,也会诱增形成新兴产业,促进产业结构调整优化。高速铁路具有速度优势,能够显著吸引壮大旅游、商贸、房地产、文化教育等与人流聚集和速度有直接关系的现代服务业的发展。”国家发展改革委宏观经济研究院常务副院长陈东琪认为,依托高速铁路所产生的“同城效应”,实现区域资源共享,加快产业梯度转移,有效推动区域内产业优化分工,围绕构建高铁沿线产业链条,形成比较优势,促进沿线地区的产业协调互补发展。“最重要的是,依托高速铁路引发区域‘集聚效应’,加快城市群发展。”

高速、大容量、集约型、通勤化的城际高铁,是城市群内部城市之间联系的重要纽带,通过提高城际可达性,既缩小了城市群的空间范围,也扩大了城市群人口的流动范围。加快城市群城际高铁建设,将有效强化交通对城市群空间结构的支撑,推动城市群健康发展。

“抚顺是辽宁省最后一个通高铁的地级市。沈白高铁开通前,很少人有两城职住分离的考虑或意愿,而随着沈白高铁的建设,从沈阳到抚顺只需要8分钟,甚至比同城还要快。这样就会有不少人选择在抚顺居住,在沈阳上班。城际高铁改变了人们传统的生活方式,对同城化带来积极推动作用。”抚顺市委副书记、市长高键这样表示。

随着东北越来越多高铁线路的建设和投入使用,高铁效应将在全面振兴东北过程中日益显现。“今年是我国全面脱贫攻坚和建成小康社会的收官之年,在新冠疫情的影响下,加快高铁建设既是稳增长、调结构的重要抓手,也是增加有效投资、扩大消费的重要举措,有利于完成党中央确定的‘六保六稳’目标,保持经济平稳发展,为经济社会转型升级和质量效益提升提供有力支撑。”辽宁省社会科学院产业经济研究所所长张天维这样表示。

文丨马德华 图丨王德林

秒速赛车平台 秒速赛车 百万彩票 75秒赛车网站 秒速赛车开户 百万彩票 江苏11选5 秒速赛车官方网站 加拿大28 秒速赛车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