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k10注册

【肆丨趣味篇】那人,那树,那果
2020-07-09 15:22    东北之窗

虽说樱桃好吃树难栽。可是,尝到了甜头的樱桃种植户,对樱桃树侍弄得格外精心。他们想方设法的让樱桃过上了“好日子”。而单株产量超千斤的樱桃王和47岁的“老爷树”更在樱桃种植户当中传为佳话。

给樱桃“打伞”延时成熟

“樱桃的采摘季节很短暂,只有20多天。所以,很多果农都在研究如何让樱桃延时成熟,卖出更好的价格。”金普新区果树中心副主任张英霞说,现在果农都给樱桃打起了“雨伞”,目的就是让樱桃错时晚熟。

丛常弟是金州新区七顶山街道一位果农,摆弄大樱桃树已经有20多年了。生产规模也从最初的3亩樱桃地发展到如今的200亩樱桃园区。2004年,为有效解决大樱桃雨季易产生“水崩”和鸟啄,丛常弟以木杆、铁丝、塑料薄膜为材料,为樱桃树搭起了简易的防雨棚,将大樱桃生长期延长了半个月,躲过了集中上市高峰,当年樱桃收入翻了一番,每亩地获得了4万元的收成。

给樱桃吹空调盖棉被

“樱桃树正常的生活史是:冬季休眠,3月下旬花芽开始萌动,4月中旬结果,早熟品种5月底就能上市了。”张英霞介绍说,现在很多果农受反季蔬菜的启发,都开始研究反季樱桃了。

在金普新区炮台街道干涸村的樱桃种植园内,一排排大棚外面都安装上了空调外挂机。

“现在有的园区的樱桃都开始泛红成熟了,我这里的樱桃却开始享受消夏了,打开空调进行降温,让他们处于休眠状态。”技术员告诉记者,依靠中央空调,向大棚里面吹冷气这叫地上降温,可是光给空气降温还不行,要想让樱桃树乖乖地听话、休眠,还有一个关键的步骤不能少,就是把树根的温度也降下来。“这树根怎么降温呀?”记者有些纳闷。技术员说,我们挖了很多树坑,主要目的就是对树体放置冰块,通过这种途径对土壤以及根系达到休眠的状态。

到了10月初,“就需要升温了。”技术员说,先把外面覆盖的草棚揭开,揭开以后,通过自然采光,增加它棚里面的温度,这是一种途径,另外一种途径是通过中央空调,往里面吹暖气,模拟春天般的感觉。另外,这里的樱桃还要听听音乐。技术员说,别小看了这声波助长仪,它能发出特定频率的谐振波,也就是声波。植物听了这些音乐,它的光合作用、体内酶的活性、对各种营养元素的吸收能力都会增强。等到了春节期间,200元钱一斤的樱桃如果商贩来晚了都抢不上。

采摘游变农家乐

“以往游客们来院子采摘的时候,到了中午没地方休息、吃饭。大家感觉很不方便。”大魏家德汉樱桃采摘园的刘德汉指着院子外面新建的一排房子说道,今年我就盖了几间房子,准备干个农家乐,给城里人做做农家菜,让他们尝尝真正的纯天然无污染绿色食品。“再看看我门前的这条木栈道、花廊、长亭都是街道投资修的。就是为了不断升级樱桃的采摘游。”刘德汉说,单纯的采摘游已经无法满足游客的需求了,只有不断地推陈出新才能留住游客。

而在北屏山樱桃采摘园里,记者看到郭相友正领着工人们修剪草坪。他说,樱桃采摘游的规模小、形式单一,离休闲度假还有很大差距,他便萌生了建农庄的想法。8年的时间里,郭相友将荒芜的北屏山建成了现在的农业生态园,环山面海,道路畅通,园内风景、采摘、垂钓、饲养、住宿等等元素应有尽有。“以后还要不断加大基础设施建设,引入更多先进的理念来管理农庄,让咱金州也有全国知名的生态庄园。”郭相友谈到未来自信满满。

单株产量上千斤

金普新区七顶山街道拉树山村的文玉波有一棵宝贝樱桃树,单株产量可达上千斤,被当地人称为“大樱桃树王”。

还没等走进文玉波家的院落,就能远远地望见农家院上空的一大片“绿云”,那就是“大樱桃树王”的树冠。

这棵樱桃树王高5米、主干直径50厘米,近60多平方米的树冠几乎填满了整个农家院。

“我养了它18年,从来没剪过它的枝杈,别看它的树枝碍事,但我们宁可平时麻烦点,也舍不得剪它……”文玉波的语气中充满了母亲对子女般的爱。这棵大樱桃树王的品种叫晚红珠(又叫巴托),是拉树山村第一批种植的大樱桃树。“我家的这棵树就种在院里,从来没让它缺过水和肥料。”

在主人精心照顾之下,这棵大樱桃树也很争气,肆无忌惮地生长,樱桃产量也是逐年攀升。“一开始树上的果就我们家里人吃,后来送给亲戚朋友都送不完,还要把果拿到村口去卖。”近几年,这棵大樱桃树的产量已经超过了1000斤,由于这棵大樱桃树有时枝头的累累硕果多得要把粗壮的树枝压弯甚至压断,每每遇到这种情况,文玉波都要找来木头给那些超负荷的树枝搭上“支架”。

粗略地数了数,这棵树王已经被前前后后搭了十几个“支架”。

付出了总会有回报。

如今,文玉波家正享受着“大樱桃树王”带给他们的回报。由于晚红珠是晚熟品种,错开了樱桃销售高峰,再加上树王结出的果实酸甜可口,是樱桃商贩们眼中的“抢手货”。几乎是每年树上刚结果,就被商贩整树包下。以每斤二三十元的收购价计算,仅这一棵樱桃树就给文玉波家每年带来近3万元的收入。

47岁的“老爷树”

47岁的樱桃树,在大连的樱桃界堪称“活化石”,现在这棵樱桃树已是“大红灯笼高高挂”了,预计今年的产量能达到500多斤。这棵树的主人——金普新区三十里堡街道东山后村第三组的白文龙说,这绝对是他的宝贝,仅这一棵树每年收入都能过万元。

37年前,白文龙花了十几块钱从别人那儿买了60棵“日出”老种樱桃在家种了起来。白文龙回忆道:“我当时就觉得这棵跟别的不太一样,它树干粗、根须密、色也新鲜,一问人家告诉我这棵树已经10年了。”

令人没想到的是,这么一棵外形姣好的苗子,也犯了中看不中用的病。刚种的时候,个头噌噌往上蹿,果是一点不见多,少的时候,一年只结十几斤果。

一晃四年过去,年年抱有期待,年年都失望。看着这棵只长个不结果的奇葩,白文龙觉得又好气又好笑,只能在心里安慰自己。可到了第五个年头,这棵树突然“懂事”了,当年就产果400斤,是一般樱桃树的四五倍还多。

这一意外之喜可把白文龙激动坏了,要知道当时的樱桃在市场上可是金贵货,老白家的樱桃不仅量大质量还好,个大味美,在市场上卖出了20元一斤的高价。从此,这棵“老樱桃王”成了老白家的摇钱树,产量每年都能达200斤左右。

一般采摘园的樱桃树寿命在15年左右,10年往往是它们的黄金年龄,太年轻抑或是太老都会显著影响樱桃的产量和质量。白文龙自家院内的这棵“老樱桃王”为何能长盛不衰?

向白文龙请教独家秘笈,不善言谈的他琢磨了半天憋出了一句话:“就是照顾得能周到些,咱家树就这么几棵,肯定比采摘园好几千棵照顾得细点儿。”其实还真是这么个浅显易懂的道理,种樱桃的方法家家基本相同,但细致程度来说,采摘园怎么能和自家院里的树比。“老爷树”在他家享受到的是如同孩子般的待遇,用现在流行的话来说,基本就相当于私人定制服务了。

30多年的光阴走过,当时一无所有的荒芜早已被如今平地而起的庄院取代,老白家的院落翻新了,种上了各种各样的瓜果蔬菜,樱桃树也是越种越多,如今已经达到了400多棵。30年前最早的那60棵老樱桃树,唯有这一棵“老樱桃王”依旧焕发着勃勃的生机。

它那粗壮高大的主干依然矗立着,茂密的枝干辐射到四周,如同福荫,依旧庇护着周围儿孙辈的小树们。

文丨天天向上

秒速赛车网站 北京28 秒速赛车玩法 上海11选五 秒速赛车网站 秒速赛车计划 秒速赛车是真的吗 秒速赛车开户 秒速赛车下载 快3正规平台